欢迎访问述说历史!微信公众号:

海子逝世30周年海子为什么卧轨?

时间:2019-03-26 13:13:02编辑:文二

海子逝世30周年

“陌生人,我也为你祝福/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/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/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/我只愿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”一首首海子的经典诗歌朗诵声从西湖边的纯真年代书吧传出。

海子逝世30周年海子为什么卧轨?

2019年3月26日,是诗人海子逝世30周年。为了纪念这位给当代诗坛留下深刻印记的诗人,3月24日晚,浙江人民出版社携新书《诗歌精读·海子》与纯真年代书吧举办了一场特别的纪念活动:今夜我不关心人类,我只想你——纪念海子逝世30周年,诞辰55周年诗歌朗诵会。

书吧门口巨大的喷绘画布上,印着海子著名的画作,上面写着海子诗歌《日记》里的一句“今夜我不关心人类,我只想你”。这句诗原是海子坐火车经过德令哈,感受到德令哈在夜色笼罩下无边“荒凉”的景象时,写下的真情告白,现在被用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纪念海子本人,意味深长。

画布还留有一大块空白处给喜欢海子的人签名留念。来往路人不禁驻足,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名字。在短短1天内,这幅画布迅速被签满名字,为此主办方特意挂出第二幅以供读者留字纪念。

进入书吧参加朗诵会的读者,还可以领到出版社与书吧定制的海子画作卡片和海子纪念签章。

一位喜欢海子诗歌的读者特意赶来参加这场纪念活动,她说:“我读高三时可是每天都要看一下海子的诗集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句:‘春天,十个海子全部复活’。”

30年前,年仅25岁的海子躺在山海关附近的铁轨上,与这个世界告别。他留下最后一首诗歌《春天,十个海子》,开头便是:“春天, 十个海子全都复活”。30年过去了,海子并没有复活,但他的诗歌一直被人们传诵,他的故事一直留在无数读者心里。

说到为什么要举办这场纪念活动,发起人之一、浙江人民出版社的活动负责人坦言:“一开始,我们是为了新书《诗歌精读·海子》做的宣传,后来在策划过程中发现活动应有更深层的意义,于是决定从图书营销转为公益纪念活动。没有压力,书卖多少不要紧,这场活动值得办。”当把活动邀请发到朋友圈,出版社和书吧的工作人员都没想到,原来有这么多海子的粉丝愿意来参加。

浙江人民出版社策划编辑介绍,《诗歌精读·海子》是浙江人民出版社这两年策划的“且读”书系中的一本。该书系精选名家名作,目前已出版余光中、老舍、沈从文、冰心、丰子恺、赵丽宏、汪曾祺、艾青、张晓风、丁立梅、林清玄、海子等20余位名家作品,所选篇目经作家本人或其家人审定,且封面均采用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的画作。“这场朗诵会是‘且读’书系的第一场线下活动,接下去我们还会在其它特殊时间点和读者一起办更有意义的活动。”

海子为什么卧轨?

海子(1964年3月24日—1989年3月26日),原名查海生,出生于安徽省怀宁县高河镇查湾村,当代青年诗人。

海子在农村长大,1979年15岁时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,1982年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创作,1983年自北大毕业后分配至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工作,1989年3月26日在山海关附近卧轨自杀,年仅25岁。

海子1983年自北京大学毕业后分配至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工作,1984年创作成名作《亚洲铜》和《阿尔的太阳》,第一次使用“海子”作为笔名。

从1982年至1989年不到7年的时间里,海子创作了近200万字的作品,出版了《土地》、《海子、骆一禾作品集》、《海子的诗》和《海子诗全编》等等。

海子逝世30周年海子为什么卧轨?

在诗人生命里,从1984年的《亚洲铜》到1989年3月14日的最后一首诗《春天,十个海子》,海子创造了近200万字的诗歌、诗剧、小说、论文和札记。比较著名的有《亚洲铜》、《麦地》、《以梦为马》、《黑夜的献诗——献给黑夜的女儿》等。

一、海子自杀

1989年3月26日,海子在山海关卧轨自杀,身边带着四本书:《新旧约全书》、梭罗的《瓦尔登湖》,海雅达尔的《孤筏重洋》和《康拉德小说选》。他的遗书中写着“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”。

二、海子自杀原因

海子生前的挚友西川说“要探究海子自杀的原因,不能不谈到他的性格。他纯洁,简单,偏执,倔强,敏感,有时沉浸在痛苦之中不能自拔。”他说,作为海子自杀诸多可能的原因之一,海子的爱情生活或许是最重要的。

在自杀前的那个星期五,海子见到了他初恋的女朋友。这个女孩子1987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,在做学生时喜欢海子的诗。

她是海子一生所深爱的人,海子为她写过许多爱情诗,发起疯来一封情书可以写到两万字以上。至于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分手的,西川不得而知。

在海子最后一次见到她时,她已在深圳建立了自己的家庭。海子见到她,她对海子很冷淡。当天晚上,海子与同事喝了好多酒。他大概是喝得太多了,讲了许多当年他和这个女孩子的事。

第二天早上酒醒过来,他问同事他昨天晚上说了些什么,是不是讲了些他不该说的话。同事说你什么也没说,但海子坚信自己讲了许多会伤害那个女孩子的话。他感到万分自责,不能自我原谅,觉得对不起自己所爱的人。

三、对诗歌的意义

海子的死亡被赋予各种各样的意义,诗评家李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,这些过多的阐释都是别人赋予的,但唯有一个是确实存在的—诗歌转折点的标志,海子死后,中国诗歌的先锋性不复存在,诗歌神性的年代结束,泛娱乐和诗歌娱乐化时代到来。

“80年代就是诗歌的年代。”李震说。他分析,从环境角度讲,海子所处的是改革开放初期,全民的理想主义,人人充满激情,文学还没有受到市场挤压,没有受到大众传媒的冲击,诗人拥有一个比较单纯的文学环境,文学是主要的阅读。

现在,电视、手机、网络,垄断了人所有的阅读时间,这个环境变化非常之大,市场化、媒介化,让理想主义停滞,实用主义、功利主义代替了美好单纯的理想主义。

“从环境角度来讲,现在不适合诗歌生存。诗人在这样的环境下,怎样以诗歌的方式去生存,比怎么样写诗、写什么样的诗还重要。进一步说,如果没有一个诗的方式生存,写出的诗都不真实。”李震说。

四、海子的遗书

(一)今晚,我十分清醒地意识到:是常远和孙舸这两个道教巫徒使我耳朵里充满了幻听,大部分声音都是他俩的声音。他们大概在上个星期四那天就使我突然昏迷,弄开我的心眼,我的所谓“心眼通”和“天耳通”就是他们造成的。还是有关朋友告诉我,我也是这样感到的。

海子逝世30周年海子为什么卧轨?

他们想使我精神分裂,或自杀。今天晚上,他们对我幻听的折磨达到顶点。我的任何突然死亡或精神分裂或自杀,都是他们一手造成的。一定要追究这两个人的刑事责任。海子1989.3.24

(二)另外,我还提请人们注意,今天晚上他们对我的幻听折磨表明,他们对我的言语威胁表明,和我有关的其他人员的精神分裂或任何死亡都肯定与他们有关。我的幻听到心声中大部分阴暗内容都是他们灌输的。

现在我的神智十分清醒。海子1989.3.24夜5点

(三)爸爸、妈妈、弟弟:如若我精神分裂,或自杀,或突然死亡,一定要找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常远报仇,但首先必须学好气功。海子1989.3.25

(四)一禾兄(即:诗人骆一禾,《十月》杂志编辑):我是被害而死。凶手是邪恶奸险的道教败类常远。他把我逼到了精神边缘的边缘。我只有一死。诗稿在昌平的一木箱子中,如可能请帮助整理一些。《十月》2期的稿费可还一平兄,欠他的钱永远不能还清了。遗憾。海子1989.3.25

(五)校领导:从上个星期四以来,我的所有行为都是因暴徒常远残暴地揭开我的心眼或耳神通引起的。然后,他和孙舸又对我进行了一个多星期的听幻觉折磨,直到现在仍然愈演愈烈地进行,直到他们的预期目的,就是造成我的精神分裂、突然死亡或自杀。

这一切后果,都必须由常远或孙舸负责。常远: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;孙舸:现在武汉,其他有关人员的一切精神伤害或死亡都必须也由常远和孙舸负责。海子1989.3.25

五、海子的遗言

我是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教师,我叫查海生,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