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述说历史!微信公众号:

聊斋《尸变》可不单单只是鬼故事

时间:2019-03-11 20:00:00编辑:文二

聊斋里的第三篇恐怖故事《尸变》,作者并没有写出的明确主旨, 一直被民间当作纯粹的鬼故事来看,可通过文章的细节来分析,其实文章包含有敏感的话题,有反抗入侵的寓意。

聊斋《尸变》可不单单只是鬼故事

聊斋《尸变》故事情节

阳信县的一位老人,在村子到县城的小路上,搭了一个小旅店让过路的顾客住宿。

一天傍晚,经过四个车夫,选择在这里过夜。然而这里宾客已满,老头寻思一会:自己媳妇刚刚去世,儿子出去买棺木未归。便领着四位客人来灵室休息,四人客人只就有瓦遮头,也不介意。

灵屋内灯火忽明忽暗,只有简单的一张纸盖住尸体。四位客人路途奔波也劳累不堪,呼噜噜就睡着了。

半夜,一位客人迷迷糊糊醒了,听到沙沙沙的声音,睁开眼睛一看吓傻了:那女尸自己起来行走,挨个地向另外三人鼻子吹气,吓的客人腿都麻了,马上憋住呼吸,用布盖住自己的脑袋。

不一会,女尸也走过来了,像刚才一样吹了一口气,只因为他憋住吸气而躲过一劫。这位兄弟听到她走开的声音,才回过神来,探头一看,她又躺在原来的位置。

客人非常害怕,一声都不敢吭,发现其他几位兄弟都死翘翘了。无计可施,准备逃跑,正当要拿起衣服的时候,那女尸又起来了,客人马上又躺下蒙头憋气装睡。女尸再一次过来当面吹气,之后又走到灵床躺下了。

客人立马穿上衣服,光着脚向外跑,女尸砰的一下起来,跟着客人后面追逐,客人边跑边叫,可周围还是一篇寂静,没人回应,跑到一座寺院门口,使劲敲门。

聊斋《尸变》可不单单只是鬼故事

寺院出来一位道人,看见客 人衣冠不整,狼狈不堪,举止又不正常,不让他进去。

这时女尸已经快追上了,客人跑到一颗粗壮的白杨树背后,以树做掩护,在树边转,她向左他就向右,她向右他就向左。女尸愤怒了,伸出两臂隔着树干扑过去,指甲插进树干数尺,然后僵硬不动了。

聊斋《尸变》细节分析

这个女人死了,原文“子妇新死”,她的亲人都在干嘛?老头还在招呼客人,原文说是“客宿邸满”,竟然还人满,生意是照做不误。丈夫才去准备棺木,灵前只有恍惚的灯火,“灯昏案上,案后有搭帐衣,纸衾覆逝者 ”,应该有的纸钱蜡烛都没有,只有一张简单的纸盖着。年纪轻轻的女子尸骨未寒,白发人送黑发人,并没有得到尊重 ,可知女子生前地位低微。还会让读者联想女子是怎么死的?被虐待还是疾病?

《聊斋》所涉及的背景而言,则主要是清兵入关所引发的劫掠。蒲松龄生于明末清初,亲眼看见清占领大明江山,山河破碎,作为一个汉人,特别是文化人,有一点想法和怨恨是正常的 。所以,他要表达心中的 国仇家恨,只能通过这种奇特的方式了。

以女尸的角度看,四位客人就是入侵者,从文中可以看出女尸对客人真是咬牙切齿地恨,女尸两次起来要杀客人,第三次起来更是追了好几条街。“尸暴起,伸两臂隔树探扑之……尸捉之不得,抱树而僵。”用一句话概括就是,死也不放过你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对侵犯自己领域深恶痛绝。

还有一处有趣的细节:客人在逃亡的途中,遇到庙宇的主人也将其拒之门外。“道人讶其非常,又不即纳”,这正是对入侵者防御的暗示,这里并不是可以随意进出的地方。庙宇有门可以防御侵略者,然而女尸却没有阻挡入侵的措施,这细节突出了女尸之无力捍卫私人领地困境,以僵尸的方式抗争和报复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了。

聊斋《尸变》可不单单只是鬼故事

蒲松龄巧妙地通过女尸追杀客官故事,发泄自己对入侵者的憎恨和愤怒,写的淋漓尽致。难怪郭沫若称赞蒲松龄“写鬼写妖高人一等,刺贪刺虐入木三分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