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述说历史!微信公众号:

明朝三大宦官之一刘瑾的故事,刘瑾是什么样的人?

时间:2018-10-23 20:00:00编辑:浮泊凉

明正德年间,民间流传一句俗语,说当今有两个皇帝,“一个坐皇帝、一个站皇帝,一个朱皇帝、一个刘皇帝”。坐皇帝、朱皇帝是指明武宗朱厚照,站皇帝、刘皇帝指的又是谁呢?他就是明朝三大宦官之一——刘瑾。一个地位卑微的太监何以如此权高位重,权比皇帝呢?

刘瑾,兴平(今属陕西)人,本姓谈,六岁时被镇守太监刘顺收为义子,并靠刘的关系得以净身入宫,遂改姓刘。刘瑾入宫以后,常从老宦官那里听说关于英宗时期宦官王振的许多传闻,很是羡慕,幻想着有朝一日,自己也能出人头地,成为权倾朝野的人物。

刘瑾在明孝宗在位时侍奉太子朱厚照。他对这个难得的机会十分珍惜,因为他知道今日太子即是明日皇帝,等太子登基即位后,他这个日夜服侍的太监就是大功臣了,权势与富贵便会随之而来。他仰慕的“前辈”王振也是从侍奉太子起家,侍奉好太子是实现自己权力欲望的第一步。于是,刘瑾千方百计地讨好太子,小心翼翼地侍奉当时只有10多岁的朱厚照。

弘治十八年(1505)五月初六,36岁的孝宗突然病死。太子朱厚照依制即皇帝位,是为明武宗。当时朱厚照年仅15岁。这时的刘瑾终于盼来了出头之日。

1b94f12bb49ef160432d6438521164e2.jpg

朱厚照身边有8位宠爱的太监,他们是刘瑾、马永成、高凤、罗祥、魏彬、丘聚、谷大用、张永,这8个宦官依仗皇帝的权势,在外面胡作非为,人称“八虎”。刘瑾则以其善察言观色、诡计多端,堪称“八虎”之王。

想插手朝政,就得要讨好皇帝,取得皇帝的信任,并让其玩物丧志,这样才能背着皇帝干为非作歹的勾当,所以刘瑾和7个宦官想方设法地鼓动武宗游玩享乐,陪他打球骑马、放鹰猎兔。刘瑾最受武宗的信任,不仅在内宫监任职,而且掌管着京城的精锐守卫部队。

刘瑾每天都给武宗安排许多寻欢作乐的事,等武宗玩得正起劲的时候,他把大臣的许多奏章送给武宗批阅。明武宗很不耐烦,说:“我要你们干什么?这些小事都叫我自己办?”刘瑾表面上灰溜溜地退下去,心里却美滋滋的。此后,他更是有恃无恐,批阅奏折、排除异己、独断专行,把朝廷弄得乌烟瘴气。刘瑾怕人反对自己,便派出东厂、西厂特务四出刺探,还在东厂、西厂之外,设一个内行厂,由他直接掌管,连东厂、西厂的人,也要受内行厂监视。

被这些特务机构抓去的人,都受到残酷刑罚,被迫害致死的多达几千人。此时刘瑾已是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“刘皇帝”了。每次武宗上朝时,刘瑾站在他的右边,文武百官拜见过皇帝后,还要朝刘瑾方向作一揖,所以时人称武宗是“坐皇帝”,刘瑾为“站皇帝”。

在权力欲望满足后,刘瑾的财欲却是欲壑难填。他利用权势,贪污受贿、敛财之巨令人发指。各地官员想保住官职或想升迁就得向刘瑾行贿,少则千两多则上万,否则乌纱帽甚至连全家老小的性命不保。地方官员到京都朝见,怕刘瑾给他找麻烦,先得给刘瑾送礼,一次就送2万两银子。

有的官员进京的时候没带那么多钱,不得不先向京城的富豪借高利贷,回到地方后才偿还,称为“京债”,当然,这笔负担全转嫁到老百姓身上了。有个京城官员出差回来,因没有借到钱,不敢回京见刘瑾,急得在途中自杀。

0723a584244779532c4f1ee387541817.jpg

刘瑾飞扬跋扈、胡作非为,民间怨声载道,朝廷内外的正直官员对其恨之入骨,但慑于其耳目众多且心狠手辣,皆敢怒不敢言,就连“八虎”内部也矛盾重重。

公元1510年,安化王朱(音zhL),以反对刘瑾为名,发兵谋反。明武宗派杨一清起兵讨伐,派宦官张永监军。杨一清曾被刘瑾诬陷迫害,后来经大臣们营救,才幸免于难。杨一清对刘瑾早就有铲除之心。他打听到张永原是“八虎”之一,刘瑾得势以后,张永跟刘瑾也有矛盾,就决心拉拢张永。平定叛乱后,在押解朱回京的路上,杨一清找张永密谈,说:“这次靠您的大力,平定了叛乱。

但铲除一个藩王容易,内患却不好解决,怎么办?”张永惊异地说:“您说的内患是什么?”杨一清凑近张永,用右手指在左掌心里写了一个“瑾”字。张永一看,先是一惊,但暗地高兴,他故意皱起眉头说:“这个人每天在皇上身边,耳目众多,要铲除他可难啊!”杨一清见张永果然也对刘瑾心存杀心,就凑到张永耳边低声说到:“您也是皇上亲信。

这次凯旋回京,皇上定会召见您。趁这个机会您把朱谋反的起因奏明皇上,皇上一定会杀刘瑾。如果大事成功,您就能名扬后世啦!”但张永心犹豫:如果大事不成,定会遭刘瑾报复而死无葬身之地。杨一清见他下不了决心,又说:“如果皇上不信,您可以哭谏,表明忠心,大事一定能成功。不过这件事得先下手为强,免得走漏风声,大家都没命。”本来就对刘瑾不满的张永,经杨一清一怂恿,胆子也壮了起来。

d8280975b95559426dadeb694f41cd1b.jpg

到了北京,张永按杨一清的计策,当夜参见武宗,揭发刘瑾谋反,并把藏于袖中弹劾刘瑾的奏折呈上,奏折上列出的刘瑾17条罪状,条条都被在场的马永成等人证实。武宗立即命令张永带领禁军捉拿刘瑾,刘瑾毫无防备,正在家中酣睡,禁军轻而易举将其捉住,投入大牢。

第二天,武宗亲自出马,去抄刘瑾的家。结果发现刘瑾家中有私刻的皇帝印玺,以及玉带、龙袍、盔甲武器等禁止百姓和官员私自拥有的禁物,在刘瑾经常拿着的扇子中还发现了两把匕首。武宗见了大怒,终于相信刘瑾谋反的事实,立即下令将刘瑾凌迟处死。当时有个叫张文麟的刑部主事,亲见刘瑾被凌刑的过程,并将此事记录下来。

根据规定,凌迟刀数应该为3357刀,每10刀一歇一吆喝,行刑的第一、二两日按规定先剐357刀,从胸膛左右起,剐肉如指甲片大小。初动刀则有血流寸许,再动刀则不见血了。可能是由于犯人受惊,血流入小腹、小腿肚,刀剐完毕,开膛剖腹,则见血从这些地方流出。行刑当晚押刘瑾到顺天府宛平县寄监,松绑数刻,当时刘瑾尚能食粥。第二天,继续押至刑场。

刘瑾就刑时,乱言宫内之事,刽子手以麻核桃塞其口,数十刀以后刘瑾晕死过去。行刑的那些天,京城沸腾,刑场周围,人山人海。原来受过刘瑾迫害的人家纷纷用一文钱买下一片肉以祭冤死者,甚至将其肉生吞下去,以解心头之恨。

刘瑾专权期间,到底搜刮了多少钱财至今还是个历史之谜。抄没的刘瑾家财数字,史书记载不一,其中据《明史纪事本未补编》所载是:“金二十四万锭又五万七千八百两,元宝五百万锭,银八百万又一百五十三万三千六百两,宝石二斗,金甲二千、金钧三千,玉带四千一百六十二束,狮蛮带二束,金银汤盥五百,蟒衣四百七十袭,牙牌二匮,穿宫牌五百,金牌三,兖龙袍四领,八爪金龙盔甲三十副,玉琴一,玉瑶印一。共金一千二百五十万七千八百两,银共二万五千九百五十万三千六百两。”不言而喻,刘瑾是中国历史上最贪冒聚敛的大贪官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