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述说历史!微信公众号:

孝贤纯皇后富察氏是怎么死的

时间:2018-02-06 17:57:03编辑:梓岚

大年三十除夕夜,按照传统理应是合家欢聚共度佳节的美好时刻,长春宫却笼罩在愁云惨雾之中,无论乾隆怎样好言宽慰,富察皇后依然是以泪洗面、沉默不语。

乾隆的心里也很不好受,此时皇储虚位以待,只怕阿哥们人心思动,稍有不慎就会出现祖辈们当年的动荡,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。但是他没有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来,如果皇后的身体能够慢慢复原,或许还可以从长计议。

富察氏的内心是绝望的,她出身名门,家境优渥,婚后夫妻恩爱,一路走来可以说是顺风顺水。自己要做的就是按照既定的路子一步一步地走,可是现在,身为中宫却连失二子,真是天不庇佑!

她自问平日里德行无亏,然而这一切又是为什么?她的内心每日里如同狂风呼啸,拼命想要问个答案——唉!唯有无语问苍天,而天不应。

皇后精神上的苦痛无法对人诉说,还要强自挣扎着上侍皇太后,下治内宫,身体一天天消瘦下去。

就在这个时间段,有一件事情迫在眉睫,让乾隆犹豫不决。因在前一年的六月初一日,乾隆就发谕旨要效法圣祖康熙皇帝东巡,将远赴山东曲阜拜祭孔庙。

皇帝出巡并非小事,沿途各地官员经过半年多的筹备,现已准备就绪,可是皇后的身体让他实在不放心。富察氏是个识大体的女人,她想来想去唯有陪同皇帝前行方才妥当,于是告诉乾隆自己做了个梦,在梦中见到了碧霞元君,想亲自前往泰山还愿。

这碧霞元君乃是泰山的神女,宋真宗当年曾经命人在泰山顶建立昭应祠,并且将其封为“天仙玉女碧霞元君”。到了明代,该祠被改为“碧霞灵应宫。”

乾隆一听,心里的石头就落了地,登泰山瞻礼碧霞宫本就是东巡的日程之一,如此两全其美,便是再好不过!况且拜了神女之后,或许神女眷顾自己和皇后再生个一男半女也是有可能的事情。

说起来也奇怪,临行前钦天监占星得到了异样:客星见离宫,占属中宫有眚。

虽说星象学神秘,笔者也是一知半解,但是没有疑义的是此星象和中宫皇后富察氏有关。我们来看看“眚”字的含义,按照“在线新华字典”的解释,它的本义是指“眼睛生翳长膜”;另外还有“过失,灾异”的含意。

乾隆对此也是凛然,但是他旋即想到皇七子永琮刚刚离世,皇后每日两眼含泪,岂不是正好应了此番星象?于是想当然以为灾难已解,便开始一心一意准备东巡的事宜了。

于是,乾隆十三年(1748年)二月初四,皇帝、皇太后、皇后一行人浩浩荡荡开始了东巡之旅。此次行程穿越直隶、山东两省,长途跋涉辛苦异常。

二月二十二日,他们到达了距离曲阜尚有两日车程的河源屯,这一天正好是富察皇后的37岁生日,乾隆兴高采烈设宴庆贺。帝后接受王公贵族的行礼庆祝后,富察氏又按例引领公主、福晋、都统命妇等人到皇太后处行礼,最后又在自己住处接受这些贵妇人的庆贺,整整折腾了半个多晚上。待到完成这一系列繁文缛节之后,富察氏本就衰弱的身体越发感到疲惫。

二十四日到达曲阜后,他们开始按照圣祖康熙皇帝东巡时祭孔的程序,连续三天在孔庙举行繁复的释奠典礼,忙得是晕头转向。好不容易结束后,又车马劳顿前往泰安府,是夜在行宫歇息了一晚,第二天皇帝、皇后侍奉皇太后登泰山。此时的富察氏精神异常亢奋,两腮出现了红晕,身边人皆以为皇后身体好转,一时间轻松不少,欢声笑语不绝。

登上山顶后,太后率领着皇帝、皇后前往玉皇庙行礼完毕,又去了朝阳洞、碧霞宫、东岳宫、青帝宫、玉皇顶等处参拜。

碧霞宫是皇后为了促成皇帝东巡借口之处,此时二人拈香而拜,各怀心事。乾隆面带喜色,暗中求神女保佑皇后凤体安康,日后再得贵子;富察氏默默不语,心神疲惫至极,反而不知该求些什么。

半夜里山风呼啸,富察氏但觉身体发抖,浑身发燥得厉害。是夜辗转难眠,好容易朦朦胧胧打了个盹儿,却听得随身的宫女在御幄外低声回报:“丑时已过,请娘娘更衣。”

富察氏一个激灵,强自睁开沉重的眼皮,便想起了昨晚吩咐过的,让宫女过了丑时便唤醒自己。原是要和皇帝一起到太后下榻的凤帐伺候了,一起到泰山顶看日出。

于是繁文缛节不消多说,富察氏撑着病体服侍皇帝穿衣,一起到太后那边请了安,一行人浩浩荡荡朝着日观峰去了。至此,富察氏的身体便一直不太舒服,发着低烧,但是在旁人看来,她又是极好的。好歹到了济南,在当地官员的陪同下游览了大明湖、趵突泉后富察皇后终于病倒了。

乾隆强自忍着焦虑,为了不引起外界的误解,在当地官员的陪同下故作悠闲,且在那大明湖泛舟而行,赏山赏水。眼见着三四日的工夫过了,这舜帝庙也拜了,兵营也巡幸了,海棠花也赏了。然而,皇后的病体还不见好转。

官员们看着皇帝依然是优哉游哉,并没有按照计划启程继续巡视的打算,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实在没辙了,只好硬着头皮请皇帝再度游览那趵突泉。

不说外界困惑,躺在病榻之上的皇后也感觉百般不是滋味,于是顾不上凤体有恙,只管殷殷恳求皇帝陪着皇太后先行回銮。

乾隆想来想去也只好如此,于是奉皇太后的懿旨,一行人马浩浩荡荡到了德州。可怜一路车马劳顿,富察氏已是病体难捱,不过对于她这种意志比较坚强的人,但凡有一丝丝的可能都要保持着尊严与体面。

还好到了德州就可以改水路回京,登上这艘名为“青雀舫”的御舟,乾隆的心情瞬间大好,大概从此就可以一路通达直抵京师了,待得回宫之日就可细心调养。

然而他没有料到,一夕之间人生剧变。黄昏,富察氏病势忽然加重,闻讯赶来的文武臣工跪在舫外遥遥祈福,御舟里面的随行御医汗滴如豆,惘然无效矣!就在这天夜里,一缕香魂随风而散,富察皇后仙逝,年仅37岁。

这一天是乾隆十三年(1748年)三月十一日。

本文专题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