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述说历史!微信公众号:

女皇武则天竟然怕猫

时间:2017-07-07 09:07:33编辑:梓岚

陈寅恪先生在《记唐代之李武韦杨婚姻集团》一文中尝言:“武曌则以关陇集团外之山东寒族,一旦攫取政权,久居洛阳,转移全国重心于山东,重进士词科之选举,拔取人材,遂破坏南北朝之贵族阶级,运输东南之财赋,以充实国防之力量诸端,皆吾国社会经济史上重大之措施,而开启后数百年以至千年后之世局者也。”

陈寅恪先生所言极有道理,颇见功力。不过在旧史中,关于武则天久居洛阳一事,并不当作多高明的政治眼光来看,而是认为全因武则天怕“猫”。

《旧唐书·高宗废后王氏传附良娣萧氏传》称:“永徽六年十月,废(王皇)后及萧良娣皆为庶人,囚之别院。武昭仪(则天)令人皆缢杀之。后母柳氏、兄尚衣奉御全信及萧氏兄弟并配流岭外。遂立昭仪为皇后,寻又追改后性为蟒氏,萧良娣为枭氏。庶人良娣初囚,大骂曰:‘愿阿武为老鼠,吾作猫儿,生生扼其喉!’武后怒,自是宫中不畜猫。”

有学者认为萧良娣死前所发诅咒之所以让武则天如此愤怒,是因为武则天生于贞观二年(628),此年是戊子年,恰好是鼠年,所以武则天属鼠,那自然是怕猫的。但根据史书记载,武则天薨于唐中宗神龙元年(705),按照寿命(有81、82、83三种说法)倒退,无论如何要早于贞观二年。那么萧良娣死前所发的诅咒能让武则天如此恐惧的原因,要另外寻找了。

从《旧唐书·后妃上》的记载来看,这个诅咒的确让武则天心理上出现了大障碍:“(武则天)令人杖庶人及萧氏各一百,截去手足,投于酒瓮中,曰:‘令此二妪骨醉!’数日而卒。后则天频见王、萧二庶人披发沥血,如死时状。”以致于不得不“祷以巫祝,又移居蓬莱宫,复见,故多在东都。”

这里的“祷以巫祝”四字说明,武则天的怕猫,怕的并不是喵星人,而是鬼。萧良娣的死前用猫诅咒,和武则天的因怕猫而“多在东都”,都源于他们相信,猫能化鬼。

猫出现于我国很早,陕西华县城的泉护村遗址就发掘出猫的遗骨,这是新石器时代的遗迹。文献中比较早的记载可见于东方朔《答骠骑难》一文,当中说:“骐驎、绿耳、蜚鸿,骅骝,天下良马也,将以捕鼠于深宫之中,曾不如跛猫。”说明汉时就有驯猫来捕鼠的情况了。

但猫和鬼扯上关系,却并不早,就是隋朝的事。《隋书》卷七十九《独孤罗附弟陀传》记载:

独孤陀,字黎邪。仕周胥附上士,坐父(独孤信)徙蜀郡十余年。宇文护被诛,始归长安。高祖受禅,拜上开府、右领左右将军。久之,出为郢州刺史,进位上大将军,累转延州刺史。好左道,其妻母先事猫鬼,因转入其家。上(隋文帝)微闻而不之信也。会献皇后(独孤氏)及杨素妻郑氏俱有疾,召医者视之,皆曰:“此猫鬼疾也。”上以陀后之异母弟,陀妻杨素之异母妹,由是意陀所为,阴令其兄穆以情喻之。上又避左右讽陀,陀言无有,上不悦,左转迁州刺史。出怨言。上令左仆射高颎、纳言苏威、大理正皇甫孝绪、大理丞杨远等杂治之。

独孤陀喜欢旁门左道,让妻子和母亲“事猫鬼”,恰好隋文帝的皇后和杨素的妻子病了,医生说是猫鬼闹的,隋文帝和杨素怀疑是独孤陀所为,旁敲侧击,没问出个所以然来,倒是听到独孤陀颇多抱怨,隋文帝不干了,命左仆射高颎、纳言苏威、大理正皇甫孝绪、大理丞杨远等人去调查他。

调查的结果是独孤陀的家婢徐阿尼招了:

本从陀母家来,常事猫鬼,每以子日夜祀之。言子者,鼠也。其猫鬼每杀人者,所死家财物潜移于畜猫鬼家。陀尝从家中索酒,其妻曰:“无钱可酤。” 因谓阿尼曰:“可令猫鬼向越公家,使我足钱也。”阿尼便咒之,归数日,猫鬼向素家。十一年,上初从并州还,于园中谓阿尼曰:“可令猫鬼向皇后所,多赐吾物。”阿尼复咒之,遂入宫中。

徐阿尼的说法是独孤陀的确蓄养猫鬼,而且这猫鬼能耐很大,既能杀人,搬运财物,好像还可以施行精神控制,使“多赐吾物”。刚开始听到这一段,不信鬼神的隋文帝内心是拒绝的,但徐阿尼现场演示了一下,隋文帝就信了。

杨远乃于门下外省遣阿尼呼猫鬼。阿尼于是夜中置香粥一盆,以匙扣而呼之曰:“猫女可来,无住宫中。”久之,阿尼色正青,若被牵曳者,云:“猫鬼已至。” 上以事下公卿,奇章公牛弘曰:“妖由人兴,煞其人,可以绝矣。”上令以犊车载陀夫妻,将赐死于其家。陀弟整诣阙求哀,于是免陀死,除名。以其妻杨氏为尼。先是,人讼其母为却狮鬼所煞者,上以为妖妄,怒而遣之。及此,诏诛行猫鬼家。陀未几而卒。

想来猫鬼能耐如此之大,居然一盆香粥就被收买了,也是奇怪。但此案因为这么一场表演,就算有了铁证,独孤陀夫妇被赐死,弟弟苦苦求情才免于一死,除名为民,老婆出家为尼,没几年就死了。

这件事也让隋文帝变得疑神疑鬼起来,后来又有人诉某家称自家母亲是被他家的猫鬼所杀,隋文帝问都不问,直接杀人。后来更是直接下诏:“辛亥,诏畜猫鬼、蛊毒、厌魅、野道之家投于四裔。”一场小风波终于酿成一场大狱。

这条刑律到唐代依然适用,永徽四年(653)的《唐律疏议》中《贼盗律二》中就有:“若自造、若传、畜猫鬼之类,及教令人并合绞罪。若同谋而造,律不言‘皆’,即有首从,其所造及畜者同居家口,不限籍之同异,虽不知情,若里正坊正村正知而不纠者,皆流三千里。”只要发现有人养猫鬼,就处以绞刑,周围住家视为同谋,就算是当地刑事长官没有及时发现,也要流放三千里,足见此条刑罚之酷烈。

可见并不是独武则天怕猫鬼,实则是“时代病”。说到底,猫鬼究竟是什么,并没有人真的见过,而且文献记录很少,过了唐朝,正史就鲜少提了,不过笔记小说里有一些罢了。关于猫鬼是什么,《朝野佥载》中的记载非常简单,认为就是“家养老猫为厌魅,颇有神灵”,家里的猫岁数大成精了。这就和日本的二股猫又很相似了,猫又也是岁数大了自然成精。医书中也往往提到猫鬼,比如《诸病源候论》中说:“猫鬼者,云是老狸野物之精变为鬼蜮而依附于人,人畜事之,犹如事蛊以毒害人。其病状心腹刺痛,食人府藏,吐血利血而死。”《备急千金要方》中还记载了治疗办法—针灸,或者腊月死猫儿头烧灰水服,方法很多,不一而足。怕一件子虚乌有的事怕成隋文帝和武则天这样,真应了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的老话。

本文标签:黄巢起义
本文专题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