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述说历史!微信公众号:

为盼丈夫回家,坚贞二十年

时间:2017-03-16 14:06:20编辑:梓岚

在历史上唐朝是一个比较开放的朝代,但是尽管如此。对于女性贞节之事,还是采取官方鼓励的。

唐太宗即位之初,就在《即位大赦诏》中明确提出,“节义之夫,贞顺之妇,州府列上,旌表门闾”,倡导贞节意识,并对事迹突出的贞女节妇予以表彰。

从中唐开始,女性的贞节观念已渐入人心,“女子禀阴柔之质,有从人之义”,烈女的典型事迹屡被传扬,为守节妇女歌功颂德。新旧《唐书》皆有《列女传》,共记载五十一名烈女。太子宾客贾直言之妻董氏榜上有名。

在历史上,贾直言名气不大,但他做的事情值得圈点。说起来,贾直言还算是个官宦子弟,其父贾道冲是唐代宗的御用艺人。贾道冲言行比较冲动,一不留神泄漏了禁中机密,唐代宗大怒,将其贬官发配,并赐给他一杯毒酒。

父亲将被赐死,最焦虑、最难过的当属贾直言了。为了救父亲的命,贾直言动了不少脑子,先是鼓动父亲向相亲邻里告别,接着又让父亲向祖宗灵位告别,趁皇帝派来的使者不注意,“即取其鸩以饮”,义无反顾地替父亲去死。

鸩的毒性很大。一杯毒酒下肚,贾直言立马倒地而死。事情突然出现变故,使者没能完成任务,有违皇命,懊恼了整整一晚上。第二天,贾直言的尸体出现了一个奇迹,“毒溃足而出”,贾直言竟活了过来。使者随即报告了朝廷。

唐代宗闻讯后,大为惊奇,认为贾直言对抗皇命,的确该死;但他喝下毒酒却能死而复活,可能是因为救父行为感动了上天。作为天子,唐代宗也感动了,于是动了怜悯之心,免去了贾道冲、贾直言父子的死罪,一并流放到岭南。

贾直言家住黄河以北,而岭南又远在今两广一带,可谓千里迢迢,天高路远,这将是一场极其艰苦、极其颠簸的行程。更要命的是,贾直言虽然死而复生,但由于中毒较深,身体状况很差,能否到达岭南尚且未知,就别说回来了。

据《新唐书·列女传》记载,贾直言临行之际,与爱妻董氏挥泪告别,考虑到董氏还很年轻,后面的日子还很长,而自己却生死难料,不忍心让董氏孤苦伶仃地守活寡,便有意劝董氏改嫁,“生死不可期,吾去,可亟嫁,无须也”。

这次离别,很可能是永别。贾直言的这番话,让人断肠,董氏没有回话,而是做了一系列动作,“引绳束发,封以帛,使直言署,曰:非君手不解”。意思是说,董氏用绳子笼起头发,用布包住,还让贾直言在上面做了记号。

在古代,头发称“青丝”,又称“情丝”,女子把头发看作是自身情感的一种载体,一份寄托,丝在情在,丝断情绝。董氏“引绳束发”,就是要把自己的情丝封藏起来,为流配远方的丈夫守贞守节,故此笔者称其为“贞节绳”。

贾直言带着对爱妻的种种不舍,含泪上路。虽然前途渺茫,但爱妻誓不改嫁的操守和决心一直激励着贾直言,他决心要戴罪立功,重返家乡。在岭南道,贾直言勤奋工作,屡获嘉奖,终于攒够了回乡的资格,“贬二十年乃还”。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二十年的离别,更让人煎熬。回家后,贾直言没有看到“小轩窗,正梳妆”,而是看到了一个人老珠黄的妇人,也就是董氏。董氏虽不再年轻貌美,但目光坚定,特别是头上的“署帛宛然”,仍是二十年前的样子。

二十年没解开过“贞节绳”,董氏的头发可想而知。贾直言心疼,连忙解开绳帛,亲自为董氏洗头,然而,董氏的头皮已经坏死,“乃汤沐,发堕无馀”,这一幕让人落泪。后来,贾直言官至太子宾客,一直与董氏相伴。结发之妻不可弃!

本文标签:黄巢起义
本文专题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