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述说历史!微信公众号:

历史故事:发生在明朝万历年间的悬案

时间:2016-12-09 11:30:04编辑:历史狂流

明万历年间,文渊阁大学士王锡爵家,遇到一件倒霉事,女儿王焘贞还未出嫁,未婚夫就病死了。王锡爵担心女儿,直到出嫁前头一天,才将这事告诉王焘贞,并一再安慰。

王焘贞听完后久久不语,王锡爵微微叹了口气,知道女儿无法承受,本以为过一阵子就会没事了。可哪料没几天,王焘贞突然开始修道悟仙,还没半年,居然就开始辟谷修为——就是说通过练气,让自己不吃饭以修道成仙。

王锡爵吓坏了,无论怎样劝解,都无效果。无奈之下,王锡爵把这事告诉了好友:刑部侍郎王世贞,请求王世贞帮着劝劝女儿。真是不劝不知道,一劝真乱套——王世贞非但没有劝动王焘贞,反而当即拜王焘贞为师。

王锡爵气得指点着王世贞吼道:“王兄,你我十年寒窗,才考得功名,诗书满腹,都是圣人门徒,今日兄台所为,实在愧对万岁、有辱先师,更有负我的重托,你意欲何为?”

王世贞听完后,哈哈大笑道:“王大人,令嫒神通非凡俗所识。依我看王大人名为人父,实则也只配为徒啊。”说到这,王世贞虔诚异常的对着王焘贞闺房方向深深一躬后,严肃地看着王锡爵接着说道,“仙师之所以不能点化王大人,正是因为王大人乃仙师父亲的缘故,所以仙师托我给王大人捎句话:如今仙师修炼已到了紧要关口,三个月后就要白日飞升了。而我也正准备把此事,上奏万岁。所以三个月内,王大人请不要打扰。不然嘛,王大人,万岁的脾气你是知道的。”

听到这番话,王锡爵的俩眼顿时就直了。原来万历帝,非常好道术,养着群道士、大仙们炼丹、求药,都不上朝了。可想而知,一旦王世贞把这事添油加醋地说给万历听,自己绝对会因“妨碍仙姑修为”被治罪,最轻的也要被责骂一通,搞不好连官职都保不住。想到这,王锡爵强挤出些笑容,变得恭敬了起来,说:“多谢王兄指点,我一定不去骚扰。但恳请王兄,能否过些时日再禀告万岁呢?”

王世贞嘿嘿一笑说:“王大人多虑了,我即敢拜令嫒为师,也就等于咱是一家人了。”说到这,神态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,低声说:“王大人,你以为我会在朝堂上禀奏?错了!我会秘奏给万岁的。兹事重大,我想万岁一定会秘宣大人前去询问。王大人啊,你应该知道该说些什么吧。所以提醒大人一句,三个月后令嫒能否成仙飞升,不但关系到你我前程,更关系到你满府性命。王大人可要想明白些。”说完,一阵阴笑后,抬腿走了。

再看王锡爵已呆若木鸡!这还不明白,王世贞是要拿女儿这事,投皇帝所好,以求高官厚禄。自己否认?不敢。可不否认,若三个月后,女儿王焘贞没有飞升成仙,那么王世贞就会倒打一耙。我这哪里是求援帮忙,简直是请魔入室。一时间王锡爵又恨又怕,急得团团转……

果然,刚过两天,万历帝就派来两位道士,来到王府说是奉旨前来会拜道友。王锡爵只得让俩道士跟王焘贞相见,自己则心神不安的等在长廊内。近两个时辰过去后,俩道士毕恭毕敬地走出女儿闺房。王锡爵慌忙迎过去,请两位道士客堂喝茶一叙。

这一交谈,王锡爵几乎没疯了。俩道士也拜王焘贞为师了,那股虔诚劲,就别提了。送走俩道士后,王锡爵呆坐在椅子上,好久才自语道:“吾儿休矣。”说完两滴眼泪溢出眼眶……

三个月后,王焘贞乃当代仙姑,要在今天午时得道飞升的消息,已传遍了整个京城,人们把王府围得水泄不通。随着时辰到来,王焘贞走出房间,一身道袍,手握拂尘,走进院内早已准备好的神龛中,端坐在里面。王世贞以开山大弟子的身份,站在神龛外护法。而王锡爵则表情呆滞地看着女儿,仿佛瞬间老了10岁。

可怪事发生了,飞升的时间,都要过去了,王焘贞非但没有飞升,反而睁开眼,对着四周人们一笑,站起身走出神龛,在人们的惊诧中,走回房间。这下,所有人都傻了,怎么回事?莫非飞升失败了?正疑虑间,王世贞朗声开口了:“诸位,仙师接到玉帝法旨,仙师功德有缺,今日不能飞升。”

有人高叫道:“什么功德有缺?莫非是耍我们?”

王世贞脸一沉叫道:“一派胡言。是仙师功绩还未达到天庭要求,所以我等弟子、信徒,需努力撰写仙师功德,多多上启于天,再过三个月后,必能成功。”

就这样,当天王世贞就为王焘贞撰写起了功德文,本来他就是位很有影响力的文学家。他这么一带头,许多文人墨客也跟着写了起来,居然连写《三言二拍》的明代文学家:冯梦龙也跟着撰写,最后万历皇帝也似乎被惊动,下旨亲封王焘贞道号:昙阳子!王锡爵也放下了父亲的身份,毕恭毕敬地拜自己的女儿为师……总之一派轰轰烈烈中,三个月就又过去了,王焘贞又到了飞升的时刻了。

本文标签:黄巢起义
本文专题: 明朝皇帝